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  • 字級大小

23歲當上餐飲主管,她在上海邊挫銳氣邊學管理

發布日期 2018-03-02 09:34:00

聽到台灣的大學畢業社會新鮮人平均起薪28K,金色三麥精釀啤酒吧“SUNMAI BAR”營運主任林馥婷直言:「我從來沒拿過這麼少。」
 
今年26歲、畢業於文藻外語學院(現在的文藻外語大學)翻譯系,林馥婷大四時就看準中國職場,畢業後一週,便隻身飛往上海工作。
 
雖然薪水較同儕多,她面臨的挑戰也大。「不過,我的視野也開拓很多。不對,是超級多,」她張開雙手手臂,比出約2倍肩寬的長度,眼神帶著興奮。
 
深知社會新鮮人像是一張白紙、沒有太多本事,個性好強的林馥婷,渴望快速在職場上立足。在她的眼裡,上海正是個能夠「挫挫銳氣」,使她「一夜長大」的大城市。
 
林馥婷說,上海匯聚了中國各省青年,「他們都很積極、很有自信,即便只有50%的把握,也會主動爭取表現機會。台灣人就算有80%的實力,仍是對自己沒自信。」身為一個來自異地的職場新鮮人,上海的一切讓她感到新鮮,卻也不得不繃緊神經。
 
況且,23歲那年,林馥婷到上海擔任的不是基層員工,而是金色三麥上海靜安店的外場主管。
 
「妳幾歲?」、「妳從哪裡來?」是她最常回答的兩個問題。
 
在金色三麥上海靜安店,除了店長由台灣外派過來,她底下的員工全是本地人。有些員工餐飲工作經驗豐富,質疑她的專業;有些員工和她同是Y世代年輕人,覺得與她格格不入,同樣不把她說的話當一回事。
 
為此,林馥婷先習慣中國人的說話方式,接著打入他們的生活,像是和他們一起叫滴滴打車去逛街,付帳時不拿現金、而是用微信支付,也上「天貓商城」購物,創造共同話題。 接著,她以分享取代指導。碰到不被員工信服的當下,林馥婷選擇耐住性子,等待合適機會,親自在餐飲現場「做」給大家看,慢慢樹立起領導威信。
 
外場工作看似簡單,不外乎端盤子、招待客人,周到的服務其實都藏在細節裡。林馥婷毫無停頓,接連舉出好幾道眉角:「當客人要求續杯飲料時,只要記住他的把手位置是在左邊或右邊,再次送上飲料時,更能對準他的使用習慣。或是,在雨天時主動替客人收傘,或在他剝完蝦子時遞上濕紙巾。」
 
她直言,上海的餐飲市場競爭激烈,消費者選擇很多,「那裡是個適者生存的環境,客人若是滿意,就會再次光顧,不喜歡就再也不來。」林馥婷觀察,顧客的「口耳相傳」是很重要的一環。除了菜色要合胃,優質服務也是擦亮品牌的利器。
 
台灣人「溫柔」的個性,讓林馥婷的服務力經常受到肯定。「上海人普遍覺得台灣女生講話很溫柔、做事很貼心,也因為這樣,他們容易對我的服務印象深刻,還有當地人曾經介紹他的兒子給我認識,」她大笑著回憶。
 
金色三麥公關黃婉旻表示,金色三麥員工的升等審核制度嚴謹,一般員工服務滿3個月,只算是「通過試用期」,但林馥婷受訓3個月,便直接當上外場主管,可謂公司內部極特殊的「跳級」案例。
 
林馥婷坦言,直接跳級當主管,無論在服務經驗或餐飲知識,她確實還有許多不懂的地方。
 
唯一的解方,就是直接從做中學,且一定要學得比別人更快。
 
而這「快速學習」的功力,可以回溯到林馥婷第一份「進步很慢」的工作。畢業後,她先在上海的貿易公司擔任業務員,「前3個月,我其實什麼都不會,也找不到人教我,所以只能幫前輩們倒水、寄快遞,想辦法親近他們。」剛從學生過渡到職場,懵懂、無助的菜鳥經驗令她記憶猶新:「我甚至連寄快遞都不會,分不出急件、緩件的差別,或是要搭配陸運、空運或航運,畢竟學校也沒有教這些!」
 
不服輸的她,養成勤於做筆記的習慣。無論幾點下班,林馥婷回家後會打開筆記本,反省自己的一天,仔細寫下沒做好的事。藉著筆記本的提醒,她每天都想趕快“KO”這些缺點,「等到我不再犯錯的那一天,我就用斜線把它槓掉,」她一面用力比擬畫線的手勢,一面形容那個當下的成就感。
 
後來,她跨足餐飲業、成為金色三麥靜安店外場主管,直到現在回台工作,仍維持這個習慣,幫助自己愈錯愈少,也在接下新任務時愈快對焦。
 
「你怎麼定位你自己,決定你可以爬到什麼位置。」
 
林馥婷分享,她當年從貿易轉入餐飲業,確認自己喜歡這個行業後,便決心不只當個waitress,要向餐飲職人看齊,想辦法做到那樣的高度與深度。「餐飲業在入行時靠勞力,做久了反而靠腦力。就像米其林餐廳的waiter,他們不但能優雅送菜,還可以一面介紹菜色、食材,靠的就是用心投入才能換得的經驗與本事,」她舉例。
 
2016年底,她回台接下金色三麥旗下新品牌──精釀啤酒吧“SUNMAI BAR”營運主任一職。為求專精,她盡快鑽研品酒知識,並考取合格率極低的啤酒侍酒師證照,除了自我證明,也希望能鼓勵更多同事朝著餐飲職人的目標精進。
 
未來,林馥婷不只期許自己繼續在「餐飲業」耕耘,更要成為一個「餐飲專業工作者」。她認為,台灣餐飲業應該朝這個方向發展,而她也正走在這條路上。
 
文章擷取至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